重新整顿一下
嗯,不作图了不作图了不作图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之前因为看作图的小伙伴们可以取关
全部删除
我要好好写文
加油
虽然写了没多少人看
因为写得实在垃圾垃圾垃圾
文风也十分神经
见谅
写不出欢脱的感觉
呜呜呜呜呜呜呜
以下最重要的一点
我爱妮妮
吃盾铁,锤基,贱虫,虫铁。
近期痴迷古海,被古一海拉圈粉
女王们万岁

The time [Death and eternity ]死亡与永恒(①)

The Time

Everything has two states, death and eternity. Time between them, elusive. 

Death is no better than eternity. 

他来了。

他却牺牲了。

他—来晚了

曾几何时,他又踏上这次征途,知道有去无回,却义无反顾。

他—又是孤身一人了

他多想再伸手触碰那人的手,在脸颊上留下他的吻。
但现在连吻也是冰冷的了。

正文分割线

———————————————————————

无限战争

“好了,交给我来处理吧。”Tony望了他一眼,便转身推动加速器离开了。寂寞的天空中留下一串硝烟。
“保护好你的先生。”
“我会的,Sir 。”
多久之前,Steve这么对贾维斯说,贾维斯也这么向他保证,但是贾维斯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现在保护他的只有坚硬的铠甲,包裹着他炽热的心。

他很后悔
霍华德夫妇的叮嘱似乎还在眼前,但他只能抱着眼前冰冷的尸体哭泣。
他没有帮上任何忙,只能看着自己心爱之人死去。
前一秒,Tony还紧紧握住他的手,努力睁大棕褐色的眼睛看着他,他的耳边留下几个词“I'm sorry…Steve.…I'm sorry …”
后一秒,那只手就松开了。那双眼睛也合上了。

从那天后他变得混沌,整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因为他已经生不如死了。直到有人告诉他时间之神的事,使他又燃上了希望之火。

他踏上了征途,没有爱人,没有伙伴和战衣,他只把盾牌立在爱人的坟前。去寻找忏悔的机会。
世间有很多未知,包括the God of time,时间之神。
处于山之巅,咆哮的山风如同利刀划伤人的脸。
他从感觉远方的天空藏着什么,风却越来越大,但人只会越挫越勇。
“时间之神。我是美…不,我是一个普通人,为了我的爱人,我特来拜访!”
风势小了下去。

霎时间一片高大的阴影盖住了山顶,Steve无法看清神明的脸,在他看来,这些本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一座银白的宫殿出现在他面前。可他却发现自己寸步难行,那个神秘的商人告诉过他,只有心中坚定自己的想法,并且有超凡的毅力,才能走进时间之陵,推开命运之门。

“门不需要钥匙,只需要你的勇气。”Steve的心中牢记这段话,“有很多人像你一样,为了自己的理想或家人,风烛残年之日前来拜访,但都没有回去过,因为他们的灵魂被神明提前收回,这是我警告你的最后一句话。”

“我明白。”Steve咬了咬牙这样想到,一边艰难的迈开腿,寒冷刺骨的冰凌划破他的裤腿,刺进他的肉体,雪地上留下一摊殷红的血迹,但很奇怪,随着坡势的上升,脚步越来越轻松,天气似乎也暖了,他有种下一步就迈进天堂的感觉。

Steve离门越来越近,可他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他要坚持不住了,“不,不行。我还要找时间之神,我还要救Tony,我还…”他又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

他刚把手搭在把手上就一骨碌倒下。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走廊里,墙上标着一个牌子“Time corridor ”



“Steve?”

“Tony?!”他回头看去。












真的超级抱歉,主要是我懒癌晚期了。说说一周写好,我拖了不知多久,而且还没写完。
梗来自 @莫寒-织梦者
谢谢你

[多cp向]#攻受#(慎入)


本文涉及cp:[奇异铁,锤基,古海,贱虫]
对不起我又来污染大家眼睛了。
写得神经兮兮的
ooc严重,人设崩塌。
打tag不妥请说明自会更改。
最近喜欢上奇异铁,让铁攻了一回?

正文分割线
————————————————————

[锤基]

01
说实话,Loki一点都不认为那个金发大胸的人比自己攻,哪怕在感情上也是。可是到处都是锤基锤基锤基,明显他是攻好吧!
仅仅在身高上,Thor也只不过比自己高了不到半个头罢了,而且,如果论才华智商,他比Thor好出不知多少倍。难道他堂堂阿斯加德的诡计之神还会怕他?
虽然之前也被哥哥制服过,但早就过去,往事不要再提。所以他决定暂时离开哥,他偷偷到中庭来,Thor总管不了他了吧。
那个家伙,当上了阿斯加德王就整天忙这忙那,Loki心里满是不在乎。

02
这家伙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Thor一见到弟弟就扑上去,不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锤子先是飞上去,但是锤子就是代表Thor嘛。
很显然,能猜到结局,Loki被喵喵锤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等等,如果喵喵锤代表索尔,他被他哥…不,绝对不是!Loki可是攻气十足的阿斯加德三公主,不,不对啊。哎,前几天看了推特都被带坏了,哪里是公主,明明就是王子!王子!阿斯加德王位合法继承人!Loki自我安慰道。

03
最后,还是Thor跪在喵喵锤上认错,毕竟压到了自己唯一的弟弟,要是压坏了可就没了。Loki则坐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闲适地喝着茶水,像模像样像个攻一样质问索尔,“你知道你错啥了吗?”
“嗯,知道了,我不该压弟弟。”
“嗯…等等!?”
Loki嘴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
“不是你,是你的锤子。”Loki心里暗暗想道,就凭他哥这智商做个守门人都还是难为他了,更何况做阿斯加德王。嗯,Loki再一次奠定了自己攻的位置。
“啊?弟弟?”
“是你的锤子。”Loki咬牙一字一顿地复述了一遍。
“什么嘛,原来是今天的事哦。我还以为是前几天你早上腰疼的事呢。吓我一跳。”Thor拍了拍裤腿马上站了起来。
听了这话,Loki的脸色立马白了,他端着杯子后退了几步,“你…你要干嘛。”
Thor淡淡地笑了一下,那嘴角的弧度不禁让Loki打了个寒颤。

04
Thor拿过Loki手中的杯子,手从后背直接揽住了Loki的腰,侧下头在面前人的耳边轻轻哈着气,“你要喝什么,让我呵护你吧。”
Loki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子。

以下内容不可描述
请自行脑补

P:*土味情话*

05
结果还是这样子了,Loki虽然过了那夜但还是坚信自己是攻,但每Thor接近他,在他耳边吐气,他整个人就软了下去。

[奇异铁]

01
“Stephen ,甜甜圈——”
Tony经常这么喊,因为空中总会出现一个黄色光圈,一只握着甜甜圈的手会伸出来,这样依靠男友的能力,非常简单方便足不出户就能吃到零食。
但今天Tony没有,他受了手机推送的消息影响,开始思考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篇文章标题是这么写的。

《震惊!99%的人都不知道,军火总裁斯塔克不仅出柜而且还是受!男默女泪之男女都默泪》

Tony就看了标题就看不下去,谁知点进去一看,看得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02
“Friday ,给我查询这篇文章所涉及到的标签。”
“好的,Sir 。”
“已为您寻找到6359860条相关内容,Sir ,请问您要看吗?这涉及敏感话题。”
“看。”
“正在提取相关信息。”

一大串文字出现在Tony眼前。

“哦—Friday …这”
“sir,我提醒过您。”

“不对啊,我怎么会是受!因该是Stephen那个长脸法师才对。

“Sir ,是否需要我继续为您查询。”
“不用了,我的好女孩,Friday ,你继续去工作吧。”

03
著名的慈善家,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开始思考人生了。
“说实在的,怎么每条点进去我都是受,这一点都不科学,啊,等一下,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科学,但是…”
但是我怎么着也该是个攻啊。
想到网页上攻受的定义,Tony就红了脸。
唔,但最起码白天Stephen 都听我的,就算有时候不听,那也只是晚上罢了,Tony小声嘀咕着。

04

“Oh,my dear,你在干嘛?”被束缚在墙上动弹不得的法师一边尝试挣脱,一边面露惊恐的看着那慢慢走近的人。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罢了。”Tony指了指床上的一些用具。

法师凭借他的预感,感觉大事不妙。

[古海]

01
“No,no.“海拉摇了摇头,企图反抗,来申明自己在这场关系中的主动权。
“你忘了上次了?”眼前这个在海拉看来很欠扁的黄袍女人正拷住她的手腕,把她向墙面逼近。
“不,我没忘,但,这次不一样了。”海拉用手背的利刀奋力刺去,但被女法师灵巧地躲开了。
海拉暂时脱开了身,手从额前划过,以往她这样“撩头发“,很快,所有敌人便会倒在她面前,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你想什么呢,我们女王海拉从来都是能不动口就不动口,就动手。温婉大方从来不是她的代言词,属于她的只有阴险霸道。
但论起实力,海拉是绝不输给那些阿斯加德的神的,就连雷神的喵喵锤也被她捏爆,然后那个啥弟弟就哭天喊地让她赔,好在那个锤子是买过保险的,不然她早就被那两个唱苦情戏的弟弟给烦死了。

02
一分神,前几秒还在眼前的人就不见了,霎时,又出现在自己身后,黄袍法师从背后揽住海拉的腰,海拉立马就软了下去,果然还是亲姐弟最像了,嗯,并没有欺负Thor,奥丁很公平。
海拉的脾气虽然消了,但嘴里还恶狠狠地骂着,“古一,你个混蛋!”
嗯,你没有听错,那个刚才一直在“调逗”我们女王的人的正是史传奇的师父,前任至尊法师,想不到吧,是不是很意外,就连海拉第一次听说也觉得这个中庭人来头不小。
至于古一为什么还活着并且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调戏冥界的死亡女神海拉,等以后再提。

03
她们其实是在进行一个比赛,就是之前也提到过的攻受问题,嗯,没错,这已经传遍九界了,而海拉不知从哪听来她是受的事,一怒之下先是把报信的人给卡擦了。而且一定要和古一决斗,分出个攻受来。
其实,知情人都知道虽然海拉表面上很凶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和七八岁小孩差不多,如果说Thor和Loki是幼儿园小屁孩,海拉顶多也就幼儿园毕业。
只要掌握这点,就很容易制服海拉了。
当然,古一也是个高情商的人。她哄海拉都是带着宠溺,撒起狗粮来真的是亮瞎狗眼。
冥界和阿斯加德的人民都表示受够了。

04
“好啦好啦,你是攻你是攻。”古一搂着海拉并轻吻她的脸颊。
“嗯…”死亡女神别过脸去,不愿让人看到自己红得发涨的脸。
“嗯嗯,我的小公举啊。”古一把海拉搂得更紧了。

“也许到了晚上,你就不会那么觉得了…”
海拉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了。

[贱虫]

01
“嘿,哥亲爱的小蜘蛛你在想什么呢?”Wade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三步并做两步爬上墙。
“Wade,你…你介意你是受吗?”Peter默默地盯着手机发呆。
“不,虽然我不介意,但是事实是,我不是受,哥可是纯攻。”Wade摸了摸Peter的头,很软,带着阳光的气味。
“纯攻?”Peter蹭了蹭Wade,表示不解。
“不是大家都说什么东西好不好用纯嘛,哥课是100%的攻哦,更何况哥下面那东西还好着呢,还有还有,你还记得前几天晚上你…”
“别说了!Wade”Peter红着脸冲他喊。
“哦,好吧。”Wade默默闭上了嘴。

02
“哦,我亲爱的Peter,你怎么了?”Wade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嘴,开口了。
“没事。”Peter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真的没事?”
“唔…好吧,Wade,你能不能让我当回攻?”Peter咬着牙含糊地说道。
“宝贝,原来就这事?吓死哥了,今天晚上去你家还是我家?”
“我是说认真的,Wade,我没有在开玩笑。”
“哦,我知道,我的小蜘蛛,当然可以,只要你开心就好。”Wade笑眯眯地抱住Peter。

03

“Wade,你抱得太紧了。”

“对不起,哥的错。”











End

P:奇异铁一开始的梗是看了一个太太画的画,如果侵权,我会修改道歉。

谢谢看到最后的小可爱们。
希望你们都不用去眼科看病。
[谢谢]

看到这个莫名有点激动
希望是真的
感谢马克叔!

不知道截图算不算侵权,侵权删

旧梗重写(欢迎点梗,颓废期)

为了帮妮妮调节人际关系的受气盾

“说吧,Steve,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刚梳理完毕,正准备出门的Tony站在Steve面前硬生生地说道。
“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Tony。”
“为我好,你这么做是很伤我的心的好不好?”
“抱歉,我也是为了帮他……”
“Steve,我不管你是不是他是不是,反正事实摆在眼前,你总得给我个解释!”
Steve叹了一口气,想着躺在书房的受伤的冬兵,又想起之前的决裂,怕再生事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也很纠结,一个是朋友,一个是情人,他该不该跟Tony坦白呢?
算了,大盾心一横,跟他说了吧。
是他把冬兵偷偷接来养伤的,怕Tony反对,甚至没敢告诉他,如今他不敢在把事情弄僵下去了。
“Tony,我承认,是我…”
未等他说完,Tony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空盘子。
“什么承认不承认的,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要吃我的甜甜圈?这可是限量版的!”
Steve先是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用诧异的语气问道:“什么…什么甜甜圈?”
“果然是Peter那孩子干的,看来是我平时太宠他了。”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紧张?”Tony凑上前去,挑了挑翘起的小胡子。
大盾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太严肃了,哈,逗你玩的!”
看着面前的人儿一副俏皮的模样,大盾也只是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临别时,Tony轻轻踮起脚尖,Steve也托起Tony的脸颊,相互交换了一个深刻的吻。

“Tony,该走了。”幻视从墙边走了进来。
看见二人亲密的模样,不犹地低下头,自觉向后转。
“幻视…”Tony听见有人来,立马转了过来。
“Sorry,我以为门开着就…”
周围安静了
过了良久,Steve刚要开口说话,Tony就立马抢先一步对Steve说,“我想我该走了,甜心。”
大盾用手轻轻抚卷着手中的褐发,“嗯,不过…你是不是忘带了什么东西,比如公文包?”
“哦,对,你不说我还忘了。”Tony笑着转身,一边走向书房一边不忘冲Steve扮鬼脸,“你瞧我这记性!”
Steve冲着人的背影不禁笑了。
等等,Tony是要去书房,冬兵在里面!大盾的笑容凝固了,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Tony,等等!”话还没说完,Tony已经打开了房间的门。
果然,如他所料,几秒过后,书房里传出一声惊呼。

“Steve!”

哎,没办法了。Steve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是我,我的爱人看见他所谓的“情敌”躺在他的书房,现在急需找一个安慰爱人的方法”

电话那头,“我建议队长您可以去买一打洗衣板和榴莲,晚上用。”

可能时间刚好,你嘴角带笑

谨将此文献给我爱的cp

看着你的眼睛
我仿佛坠入了星辰大海
仿佛一伸手就能摘到一颗星星
我想把它,送给微笑的你
我看见流星从夜空中滑落
但我唯一看见的,是你的微笑
不要冲我挤眉弄眼
你的小动作一个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你还记得我吗?
那十多年前的小男孩
你透过盔甲看见我的眼睛
就如同现在我注视着你一样

你的倔强,和那高高翘起的小胡子
似乎傲视一切
其实
只是没有人能懂得你内心深处的温柔
他们说Stark花花公子
那只是你面向世人所带上的面具
从面具后的你
到如今铠甲后的你
十多年前面具后的我
到现在制服下的我

我自小崇拜你
屏幕前的你散发着光芒
这也促使我面对心中之恐惧时
能够像你一样
即使我做得没你好
你也恰逢来到了我的身边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就渴望像你一样

现在我做到了
也向你证明了
请先生不要再把我当一个孩子了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
你冲着我笑
嘴角微微扬起
我忘不了

现在我该记得今天了
我面前的你伤痕累累
腹间的鲜血流下
与鲜红的战服融为一体
使我心中隐隐作痛
起码在那一刻
你不再是那个人们所熟悉的不可一世的先生了
你变得陌生
但我却仿佛看到了真正面具后的你
当你褪去战袍
你还是那个先生吗?

但我知道了
我在你眼里不只是一个孩子了,Stark先生
愿上帝原谅
当我看见你眼中的惊恐时
心中却有些欣喜

我感觉身体很怪
我不想离开先生
因为我知道先生是在乎我的
但我依旧把那些话烂在肚子里
让它慢慢沉淀

我不想在刚知道真相时离开
我想再抱你一次,Stark先生
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当我化为尘土时
直到最后一刻
我才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并没有那么痛苦
真正痛苦的是
抱着心中的遗憾

与你别离

纵使世间繁华万千
都不及你一个微笑

#你爱不爱我 如果不爱 请你放手#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淅淅沥沥的雨水从房檐流下,在窗前叹息的那个男人,默默吐出一口烟,随风而逝。

这是第八十九天了,他还没有来看他,他原以为他们俩的情分能够抵挡一切,却终不如意,那句话也只是个笑话罢了,他却一直深信不疑,他感叹自己真是个傻子。

他轻轻托起鼻梁上的墨镜,周围事物在他看起来毫无光彩可言。像极了他的内心,只为一个人所藏的温柔,早已被黑暗吞没。

桌上放着一封信,是他写给那个人的,可刚寄出三天,就被退回了,他至今也忘不了他收到那封退信时的悲痛,焦躁不安。

现在那封信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信上写着:

亲爱的Steve,

你是否还记得我,记得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事。

我好想你,可你却至今渺无音讯,让我好担心。

如果你收到那封信,请你回复给我,我还在这里等你。

                                                                                      Tony

那封信曾包含着他的无限希望,Tony一直相信Steve是不会离开他的,因为他曾这样口告诉过Tony,但现在,Tony终究忍不住了,身为富家公子的他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在他的世界观里,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来的。

他开始经常去酒吧,去会见那些女人,因为他知道在那些女人眼里,金钱是最大的诱惑,他可以毫无顾虑地在那些女人身边游荡。

又是漫长的一天,Tony下楼吩咐司机准备去酒吧,屋外还下着雨,莫名让人心中感到一份凄凉…

但再一次打开车门时的情景就不一样了,灿烂的霓虹灯,门口的小姐正挨个招呼客人进去,看来Tony来得正是时候,正是酒吧内人最多的时候。

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红酒,提着墨镜寻找今天的猎物,其实Tony大可不必去寻找,像他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在酒吧里,女人们都巴不得去讨好他。

可今天有些不同,都几分钟过去了,也没有人搭理他,但是在酒吧的另一侧,人头涌动,熙熙攘攘,这让Tony有些好奇,整理了一下西装他就过去了,他能依稀听到外人在讨论一个新来的男人,金色头发,很高,很帅,他身上的胸肌足以让所有的女人为他痴迷。

他走到人群中央,一位女子认出他是当地的富豪,去搂住他的腰,被他不耐烦地推开了。

转眼间,Tony瞪大了眼睛,他实在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面前那个被一群女人所簇拥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Steve!

Tony呆呆地站在那里,身边的女人又一次拉拢住他的手臂,这次他没有推开她,只是麻木地陪那个女人跳着舞,不多久,人群也散开了,耳边只有一阵阵叹息:“那个帅哥选了一个女伴跳舞了。”“好像做他的女伴啊,可惜…”“……”

今天Tony反常态,早早地就出来了,同行的司机也觉得奇怪,便问他:“Stark先生,今天怎么了,您怎么那么早就出来了?”

Tony只是硬硬地回答他“没什么,你只管开好你的车就行!”司机也没多问,只是隐隐约约得觉得今天Stark先生和往常不太一样。

车停在了楼下,Tony直接冲上楼梯,将门重重地关上。
他现在好像扑在床上大哭一场,他今天终于知道了,原来他所深爱的那个男人,根本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一切只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他扭头又看见桌上的那封信,扑过去,将它撕成两半,扔进垃圾桶里。

他感觉自己好无助,好可怜,他从未感觉到过这种感受,被人抛弃,被人欺骗,自己却义无反顾地为别人付出,他现在知道了,人与人之间根本存在不了真正的感情,有的,也只是欲望罢了。

他倚在门边,随手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一瓶酒来,这原本是要送人的,现在看来,自己喝还不错。他一直喝,喝到半夜也不罢休,醉醺醺地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趴在洗手台上,任凭水淋湿自己的头发,水成一股的从头往下流,他脱了西装外套,衬衫上全是水迹。

当他从洗手间跌跌撞撞地走出来时,直接栽倒在床上,便不省人事。

Tony和Steve的相遇是在一次宴席上,那时,Tony是以军火总裁的身份来到那次宴会上,而Steve是一名年轻的士兵,是的,没错,Steve拥有全天下健壮的身材,而Tony的小身段也让人爱不释手。

所以在他们第一眼看见对方时,视线就一直牢牢地在对方身上,挪也挪不开了。

“嘿,你叫什么?”

“我是Steve。”

“我叫Tony。”

那天晚上,他只记得Steve将他抱到床上,第二天醒来后,只有凌乱的衣服,和专属于自己的爱人的怀抱。他们之后也一直在联系,知道这次,自从Steve因为任务离开了,便没有了音讯……

Tony紧紧地攥着床单,他只愿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美好的时光,不愿面对现实,他想要逃避,逃避现实,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

在凌晨一二点钟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Tony以为是管家来了,便艰难地爬起来,打开了门。

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Tony面前,当Tony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仔细看清面前的人时,那个人说了一句:“嗨,Tony。”

是Steve,是Steve!

他怎么来了?!

内心怀着悲苦与怨恨的Tony并没有欢迎他,而是狠狠地关上,Steve奋命拉住门,不让它关上。

门,被打开了。

“Steve,你这是做什么?”

“哦,Tony,你为什么关门?”

“就凭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见我?”

Tony愤怒的吼道,他身上的水还没有干,衬衫紧贴着肌体,又因为没睡好,眼角透露着疲倦,看上去憔悴又诱人。他身上的酒气也大得吓人,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Tony,你怎么变成这样了?”Steve担心得望着他。

“呵,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我怎么了,Tony?”

“我现在的样子,你也不喜欢吧?还不干脆去找你的女情人去吧!”

“什么?…女情人?”

“你要跟我装傻?”

“不,我想你误会了吧,Tony。那只是因为……”

“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现在请你立马滚开,我不想再看见你!”

“Tony!不行,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可话还没说完,Tony又狠狠地关上门。

“Steve,那我就问你最后一遍,你爱不爱我?”

“我…Tony…”

“那就请你离开我!”

Steve叹了口气,这次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留恋的又看了一眼,离开了。

听着脚步声的渐渐远去,Tony这才精疲力尽地趴在地板上,大口喘着气。

203病房

一个有着金发的健壮男人,捧着一手的花,绕开人群的讨论与护士的爱慕之情。径直走进病房。

那个所爱着他的男人,现在正躺在病床上,输着点滴,微弱的呼吸着。金发男人又叹了口气,把花插进一旁的花瓶里。

原本Tony的身子就弱,今天凌晨又发起了高烧,这让Steve心疼不已。

Steve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取出一枚亮晶晶的戒指,将戒指戴在Tony右手的无名指上,又从怀里掏出两封信,一封是之前被Tony撕成两半的,是他今早去Tony家时看到的,当他看到那封信时他也很震惊,他开始发觉自己做了对不起Tony的事,自己好像犯下了天大的过错。

他用手轻轻摩挲那淡淡的字迹,他似乎能从那一笔一划中感受到爱人的思念与期待。

为了弥补,他将那封信小心翼翼地粘合在了一起,并为了Tony留下了诺言。

他将吻撒在恋人的额头上,随后,悄悄地离开了。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Tony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美好的梦一般,但一回想起昨夜的一切,眼角之间又充满了悲伤。

也许……Steve真是有什么不了推脱的事呢…但…但他难道不可以将这一切告诉他吗?…还是…还是他在他心目中根本不重要…

Tony攥紧了拳头,他忽然感觉到手上有什么东西,举起来了一看,是枚戒指!Tony的眼角顿时被泪水浸湿了。在落日的反射下那枚戒指有着别样的光彩,戒环上还刻着一行字:Steve♡Tony。

他感到一行透明的液体从他脸颊流下,Tony连忙用手抹去,戒指上也有了发亮的泪水。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流泪过,他不喜欢哭泣时柔弱的样子,他需要更坚强的外表来掩饰自己。

可他也不想同意他,因为他既不想拒绝他,也不想同意他。拒绝对他来说太过果断,而同意,他至今都不知道他在Steve心中算是什么样的存在。

Tony用手托着头,他看见了那两封信,他知道Steve来过自己家,肯定会看到那封信,但他有些奇怪,明明只是一封,现在怎么又会多出一封来?

他用手撑着自己做起来,将那封信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地沿着封角的边缘轻轻撕开,一张淡黄色的信纸掉落出来,Tony打开折叠的信纸,将它铺开,还他熟悉的字,看着,看着,泪水又不住地从他的眼角滑落。

隔天,Tony就出院了,与刚进院时不同的是,他心中的痛楚没有之前的那么深了。在他整理衣着的时候,还十分的骄傲地擦拭了那枚亮晶晶的戒指,将它戴在自己的手指上。

几天后的中午。

一位身着西装革履的金发男士,独自坐在咖啡厅,正紧张得等待着他的第一次求婚。半饷,又是一位男士,正优雅地走出汽车,从容地走进了咖啡厅。

他们又相遇了。

金发男人的目光一下注视在他右手手指的戒指上,眼神似乎有变得更加自信。

【END】

#四天的时间,才写完,这应该是考试前的最后一更,这篇文章应该还会有后续,但到底要看有没有读者,但是像我这种文笔那么差的人,这些都不存在的#

#暂停两周#        #21日以后恢复更新#

#祝大家都能取得好成绩!#

简直刺激😂
B站视频的截图,可能我比较晚才看到的吧。/侵删
就是官方撒糖了/转圈
在盾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盾铁】苦中混着甜


也不知怎的,最近这几天托尼都自己宅在家里,很少出去,也很少和史蒂夫说话。

过了几天,当史蒂夫很晚进家时,托尼这才好不容易开了口:“史蒂夫,我饿了,给我做吃的。”

史蒂夫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进了厨房。

大概过了许久,他才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的盘子里上有一团不知名的什么东西。

他尴尬地笑道:“托尼,就这个了。”

托尼看了盘里的东西一眼,自个儿躺在沙发上了。

史蒂夫走向托尼,轻声说道:“托尼你最近怎么了,郁郁寡欢的。”

“没怎么样…只是我现在饿了…”

史蒂夫一下跨上沙发,使托尼吓了一跳,紧接着,史蒂夫的吻就占据了托尼。

吻到不能呼吸为止,史蒂夫才停下,“现在…还饿吗?”

“不…不…史蒂夫。”托尼喘息道。

可身前这男人却停不下来,他从托尼的脸吻下去,在用牙齿轻轻咬住托尼的耳朵,顺势一直吻下去。

托尼不敢想象此时的感受,他也未曾想到自己对美国队长的情感到了这份上。

但他也不反抗,接受来自爱人的爱意…